主页

非法售彩平台調查:淪為賭博通道

  在接二連三的禁令下,非法互聯網彩票仍然變換著形式存在著。近日,北京商報記者調查后發現,自2015年有關部門發文禁止網絡平台銷售彩票以來,各種非法網絡售彩平台紛紛轉型,除借用社交軟件大力推廣之外,還推出各種花式玩法,例如“分元購”、“時時彩”等博彩性質的游戲,游走在監管邊緣。在業內人士看來,此類形似售賣彩票的方式實為賭博,且涉嫌資金池,投資者應盡量避免參與,以免受騙。同時,監管需要利用監管科技的手段,提升對於互聯網非法售彩監測的有效性,對於需求疏堵結合。

  今年26歲的張揚是一名新手“彩迷”,2018年8月初一個名為“877”的人主動添加他為好友,稱能夠預測彩票的走勢,隻要本金足夠,穩賺不成問題。見張揚有興趣,“877”立馬將張揚引誘到了一個名叫順耀彩票的網站。通過“877”介紹,隻要張揚跟著她提供的計劃在該平台上購買彩票,每天保証盈利本金的50%左右,且本金越高盈利越大,月入百萬元也不在話下。

  張揚抱著試一試的心態在對方提供的順耀彩票平台上注冊了賬號並充了600元本金,隨即跟著該介紹人購買了名為“新加坡時時彩”的彩票。張揚對北京商報記者表示,“這種彩票5分鐘開一次獎,操作比較簡單,隻要跟著他們提供的計劃選號投注即可。每次以2、4、6、8倍的遞增數量下注,倍數越高則下注的金額越大,盈利之后返還的本金也越多”。三局之后,張揚賺到了320元。

  在嘗到甜頭后,張揚又投資了5000元本金准備大掙一筆。在第二次購買時,平台會贈送一部分彩金給用戶,彩金贈送的數量根據投資本金的多少自動分配,投資5000元的張揚得到了2500元彩金,但這次投注卻沒有了之前的好運氣,在連續幾次虧損后,張揚輸掉了一半本金。“當時想把剩下的本金取出來,不想再繼續投注,可是平台有規定,隻要贈送了彩金,必須消耗掉所有本金的80%才能提現。”張揚說道。5000元本金+2500元彩金=7500元本金,由此可以算出,張揚隻有在平台消耗6000元本金才能夠提現。

  為了能夠成功提現,張揚又在“877”的慫恿下投資了1.5萬元本金,在多次持續虧損后,最終輸掉了全部本金。張揚還向記者提供了一個重要的信息,在投資彩票期間,該平台曾經多次更換網址,據該平台客服稱,是因為系統持續優化的原因。記者通過張揚提供的網址訪問順耀彩票網站,但並未查詢到具體信息。

  互聯網彩票自存在開始,始終處於一種“無証駕駛”的狀態,也令其發展存在尷尬和隱憂。北京商報記者注意到,以“彩票”為關鍵詞搜索,就會出現不少社交群,在這些社交群裡,有很多人自稱是彩票經紀人,推薦各種類型的彩票,其中就包括代購足球彩票、“分元購”、“時時彩”等類型。

  據一位彩票經紀人介紹,“代買足球彩票”主要購買還未開始和正在進行的比賽,買家隻要告訴比賽的具體信息即可,代購彩票也主要通過下注倍數遞增的方式購買,倍數越大,賠率越高。記者向該人士詢問有沒有適合新手的購買方式,他向記者推薦了“分分彩”這個項目,據了解,“分分彩”僅用一分錢就能購買,比較適合剛接觸彩票的新手,賠的概率較小。記者通過該人士提供的二維碼添加了一個彩票購買群,群裡的導師介紹稱,每天會不定期進行操作和開獎,投資者隻要復制粘貼群裡提供的數字序列即可。記者跟著上述導師的計劃投資了20期,可投中的概率僅為1/3,20期投資后,充值金額已所剩無幾。此時導師叫記者採取倍投的方式,具體為本期不中,下期投注時金額就翻3倍,要是下期還不中,那接著翻倍,翻的倍數越大贏的金額也就越多。

  業內人士表示,這種高頻彩平台大多涉嫌資金池,而資金池的大小就代表平台所有者賺錢的多少,因為非法平台收了用戶的錢后根本不會上交到福彩中心,而是自己截留,在本身中獎概率不高的情況下,平台所有者基本穩賺不賠。事實上,目前在我國互聯網售彩企業主要分為三類:一種是B2C(商家對客戶)企業,主要是部分門戶網站和專業化的垂直網站,負責接收來自於互聯網彩民的投注﹔另一種則是B2B(商家對商家)企業,主要負責將B2C企業的投注信息接入省級彩票銷售管理機構﹔還有一種是B2C企業但擁有B2B資質,這部分企業可以將承接的線上彩票直接對接到省級彩票銷售管理機構。而上述形似售賣彩票的方式實為賭博。

  北京尋真律師事務所律師王德怡對北京商報記者表示,世界各國都將博彩業作為特別監管的行業,因此要求博彩業必須在政府的嚴厲監管下運行。此類非法經營博彩的方式在刑事上已涉嫌非法經營罪。投資者參與此類交易,其法律權益將不受保護。即便由公安機關立案偵查,若定性為非法經營罪,相關投資者參與非法彩票業務投入的資金可能被認定為賭資,應由政府機關予以沒收。

  北京大成律師事務所合伙人肖颯也指出,作為普通投資人,採取民事訴訟的辦法顯然已經不能救濟自己的合法權益。實踐中,此類事件,投資人可以到自己所在的派出所進行報案,如果能找到施騙人的住所也可以在其住所地報案,報案時採用的罪名應是:詐騙罪和非法經營罪。

  9月3日,財政部聯合民政部、國家體育總局三部委下發《關於修改〈彩票管理條例實施細則〉的決定》(以下簡稱《修改決定》),2018年10月1日起將正式施行。《修改決定》的出台簡化了線下售彩的流程,然而冰封三年的線上售彩依然未有解凍的跡象,此次更是明確了互聯網售彩的非法性質。具體來看,《彩票管理條例實施細則》第七條所稱非法彩票,是指違反條例規定以任何方式發行、銷售以下形式的彩票一條中,此次《修改決定》加入了“擅自利用互聯網銷售的福利彩票、體育彩票”。

  “這是中國禁止互聯網售彩的明確信號。”業內人士對北京商報記者說。8月21日,財政部、中央文明辦、國家發改委、工信部、公安部等12部委聯合發布公告,堅決禁止擅自利用互聯網銷售彩票行為,嚴肅查處企業或個人違法違規網絡售彩等行為。據財政部網站消息,嚴禁個人或者企業利用互聯網銷售彩票,不管是電腦端還是手機端,一旦查處,情節嚴重的列入黑名單。

  互聯網彩票被一禁再禁,卻依然屢禁不止,監管難度是主要原因。零壹研究院院長於百程分析認為,經過不斷的規范和打擊,非法互聯網彩票已經大批退出舞台。不過,依然有非法互聯網彩票平台利用大眾的以小博大心理,通過微信群、QQ群等比較隱蔽的方式開展非法業務,其背后原因一是確實市場對互聯網彩票有所需求,另外就是非法平台選擇了比較隱秘的互聯網渠道,逃避監管。從監管層面來講,監管方需要利用監管科技的手段,提升對於互聯網非法彩票的監測有效性,其次需要不斷宣傳非法互聯網彩票平台的危害性,另外需要制定政策,允許合規的互聯網彩票平台合法開展業務,對於需求疏堵結合。

  “我國法律已經對該類行為有了相應規定,尤其是刑法的打擊很嚴格。要想從根本上解決問題,還是要增加監管科技的投入,讓監管、司法機關的人在事情發生初期就監控到苗頭,打早打小,從而把問題解決在前頭。”肖颯說道。

  10月失信黑名單出爐 金融領域新增嚴重失信人400家人民網北京11月12日電國家公共信用信息中心今日發布《10月失信黑名單月度分析報告》。2018年10月,全國信用信息共享平台新增失信黑名單信息207165條,涉及失信主體178497個,其中法人及其他組織32222家,自然人146275人…【詳細】

  促進資本市場健康成長 証監會將做這三件事人民網北京11月8日電(記者朱一梵)“証監會正在迅速落實習總書記提出在上海証券交易所設立科創板並試點注冊制的要求,為互聯網等創新企業成長提供良好的資本市場環境,同時也為資本市場提供更多具有投資價值的高成長性上市公司。”中國証監會副主席方星…【詳細】

  中弘股份被強制退市 深交所提示:退市整理期切莫隨意買入人民網北京11月8日電(記者朱一梵)今日晚間,深交所做出終止中弘股份股票上市的決定。中弘股份成為首家因股價連續低於面值而被強制終止上市的公司。 連續披露大額虧損債務逾期主要項目停工等重大風險事項 2018年以來,中弘股份陸續披…【詳細】

  央行:提升金融監管能力 規范引導金融科技健康有序發展人民網北京11月8日電(記者朱一梵實習生李玥)“金融科技挑戰與機遇並存、效率與風險相伴,要堅持正本清源、守正創新,規范引導金融科技健康有序發展。”央行黨委委員、副行長范一飛今日在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金融科技與信用社會建設”分論壇上表示。…【詳細】

  滬市三季報:上游行業利潤快速增長 下游行業有所承壓人民網北京11月1日電(記者朱一梵)截至2018年10月31日,滬市公司三季報全部披露完畢。總體看,滬市公司前三季度業績實現了平穩增長,整體增速仍然維持了較高水平。上交所相關部門負責人表示,行業上看,滬市公司三季報的業績表現與中期基本一…【詳細】